中國郵政儲蓄銀行
查看: 24701|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論汕尾] 陳炯明逝世及歸葬惠州的經過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樓主
發表于 2020-9-23 10:06:12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緣來緣去 于 2020-9-23 10:22 編輯

陳炯明逝世及歸葬惠州的經過

                   原創:缷志 隆啊隆騎馬去海豐。來源:林世典 2020年9月22日
                                                             轉帖   陳治贈   2020年9月23日

今日(22)是陳炯明逝世87周年。

一些官方資料和媒體認為陳炯明1934年歸葬惠州。
陳炯明死于1933年,為何到1935年才下葬呢?
五條人的《陳先生》也把歸葬年份唱錯了。

▲緬懷拜祭陳炯明 2018  攝影:凌霖

   1933
      1月,陳炯明從北平回到香港。陳氏常北上與段祺瑞等人接觸,這次回港是因為母親病重。陳炯明表示等母親痊愈后會再北上。
      6月,香港發生多起腸熱癥。
       8月,陳炯明感到身體不適,剛開始不以為意。因學習過中國醫書,便自己做了一些調理,但發熱一直不退。后請本港大學醫學教授診定血液中有桿菌,斷定為腸炎病。于是進入馬島醫院住院治療。
(陳炯明退居香港后生活貧苦,常以街邊小攤的東西果腹,這也是此次發病的起因。)
      9月初,病情漸有起色,精神也漸漸復原。醫生稱擇日可以出院。
      9月10日,病情復發,且逐漸嚴重。
      9 月19日,病情加重,進入昏迷狀態。并由重轉危。
      9月21日,移回寓所:黃泥涌毓秀街二十五號定廬。晚12時左右,陳炯明忽然清醒,似乎有什么話要說。家人問家事,陳對其女兒說“吾家事無可語”;馬育航等人問國事,陳炯明連呼“共和”“共和”兩語,之后所說的話則模糊聽不清了。
      9月22日丑時,陳炯明在定廬逝世,享年五十七歲。
遺下妻子黃娥,女兒:寶瑤(卅四歲)、碧瑤、瑞瑤、淑瑤、美瑤,兒子:定夏(十七歲)、定炎(十一歲)、定炳(九歲),及八十三歲的母親楊氏。
碧瑤、美瑤在圣士提反女校讀書,1932年,英國一間音樂學院在港舉行音樂(鋼琴)比賽,陳美瑤得第一名。
長子定夏,在上海大同大學附屬中學讀書,接到電報即啟程回港。
   定炎、定炳在史塔士道嶺南小學就讀。
      吳鐵城從上海發電報給蔣介石:“頃接港訊。陳炯明今病故。謹聞”
      9月23日,在跑馬地毓秀街廿五號,門前懸著白燈籠。靈堂前有一副對聯:“以撥亂致冶為任,從艱難困苦做人”。
靈堂內,靈柩置于靈堂尾端,靈柩頭端豎著紅黃藍白黑五色旗,兩旁是致公黨黨旗(井字旗)。

      五色旗,1912年定為中華民國國旗,是陳炯明生平擁護的國旗,1928年,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取代了五色旗成為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旗--五色旗  圖源:網絡


      井字旗,基本底色為紅色,旗尾上端是一藍線方形,以黃色為底,襯起一藍色的井字,寓意“耕者有其田”。1911年惠州起義時,陳炯明曾以此為旗幟;1925年致公黨成立,決定以井字旗為黨旗。

▲中國致公黨黨旗--井字旗
制圖:凌霖(參照中國致公黨黨證樣式)

       桐棺上面鋪著藍色薄布,因為陳炯明的母親還在世,用這種形式區分于普通喪事。
       陳炯明雖曾官居高位,但不蓄私財,又“向不事家業”,因此除了留下一大堆書籍,“身外已無長物”。
      這副棺木本來是陳炯明生前買來給他母親用的,沒想到最后因為家貧竟為自己所用。(舊時海豐有此風俗:人老了還沒去世,會先準備好棺材。)
上午十一時,開始入殮儀式。
    定夏從上海回香港,本來預計入殮前可到,但由于臺風影響,所乘輪船預計晚上九時才能到埠。終不能見上其父最后一面。
孫傳芳等故交好友陸續發來電報吊唁。
       陳銘樞、翁桂清等到來致祭。
       馬育航、鐘景棠向到訪記者說,陳炯明在港一直為國內戰而憂傷,近年更是擔心日本野心之大。
       9月30日,晨四時,陳炯明長子定夏去世,年十七。家人因為陳炯明是日出殯,因此當日沒有對外公布。
陳定夏接電兼程回港,在船上身體已有不適,回港后即患痢疾,臥床不起,因終日悲傷,病亦日重,最后病逝于陳炯光私邸中。(陳炯光于1924年1月去世)
       正午,陳炯明出殯儀式開始,禮節較為單簡,免除了各色儀仗。
    十二時起,陳炯明靈柩緩緩移出街外,靈柩上蓋紅黃白的三色旗。送殯人均臂纏黑紗,齊集舉行公祭,親屬戚誼、舊日袍澤、致公黨人、各界團體代表,參與者達三千余人。
       祭禮開始,先奏哀樂;樂畢,致祭人齊向靈柩肅立默哀一分鐘,行三鞠躬禮。
       廣東省府主席李濟深,亦到場參與祭禮,禮成后便先行離開了。
    吊祭者還有李耀漢、朱卓文、徐傅霖、金章等等。
       祭禮完畢,開始舉行出殯。『鐘聲銀樂隊』先行,跟著遺照、靈柩(由東華醫院喪車載運)、花圈、『振聲銀樂隊』、孝子定炎、定炳、五個女兒、陳炯明弟弟炯暉、內戚家屬等,最后是陳之舊時袍澤、團體代表、來賓、執紼者等,多乘汽車緩緩隨行。
       定炎、定炳本為降服子(已過繼他人),因定夏去世,估計有了變動,當日擔幡者是定炳。
       在洋樂隊的引導下,靈柩漸漸的遠離喪居,沿著跑馬地電車路出灣仔峽道,出灣仔大馬路,直向西行;交通警察沿途護送,維持秩序;
二時許,靈車抵達西環一別亭,已有來賓及主事者數十人先到亭中等候了,靈柩移入亭中后,孝子等伏跪在旁,舉奏哀樂,由各來賓一一行禮辭靈。
       執紼者辭行,按習俗回禮一個封四角錢的“利是”,一條白毛巾。
    在場辭靈的有李濟深的代表張文,李耀漢,何世光、陳廉伯、葉蘭泉、林子豐、許宗武、梁弼予、劉子平、劉德譜、杜其章等數百人。
    來賓中有西人一名,還有日本天理教的足立寬一,皆不知與陳炯明是何關系。
       辭靈后,靈車載著棺木駛到東華醫院義莊,棺木暫寄東華義莊。
    此前本來決定安葬在華人永久墳場,但治喪處討論后認為陳炯明生前是叱咤一時的革命人物,不能隨隨便便安葬。但大陸是國民黨的勢力范圍,情況比較復雜;在香港勘查了幾處穴地,又還沒找到適宜的,加上錢銀所限,于是決定出殯后暫停東華義莊。
       當日接收挽聯一二百副,還有眾多花圈。在致送花圈挽聯者中,有三個日本人值得注意:頭山滿、梅屋莊吉、河村壽重。此三人都曾大力支持孫中山革命,對陳炯明也很敬重,此次特從東京致電吊唁,并派在港代表送來花圈。(梅屋莊吉是反對日本侵略中國的)
       10月23日,陳氏舊屬在青山相得一穴,待征得各方同意后,即將陳氏父子移葬該處。
陳氏部屬及致公黨同人決定擇日召開追悼會,以表哀思。陳演生表示,因陳氏故交遠在各處,祭帳很多還未寄到,可能追悼會遲一年半載也說不定。
陳氏子女自父親去世后,現都在家中沒有上學;本有眼疾的妻子黃娥因夫死子喪,悲痛過度,近來時感不適;陳氏母親有風痺之癥,精神亦不太好,仍住陳炯光家中。
       10月30日,香港當局認為青山是名勝區域,不便任人亂葬。陳氏治喪處便改往錦田方面選擇墓地。
       11月6日,中國致公黨駐秘魯地方總部通告各黨部:當日上午八時起下旗三天致哀,并要求在追悼會召開之前致公黨員一律禁止娛樂。
       12月3日,中國致公黨駐秘魯地方總部召開追悼大會。

    12月10日,美洲金門(金山)致公黨總部召開追悼陳炯明總理大會。同日,南洋吉隆坡華僑召開追悼陳公炯明大會,到者極眾。

▲美洲致公黨總部追悼陳炯明總理大會  圖源不詳


▲吉隆坡華僑追悼大會   圖源不詳
南洋吉隆坡華僑追悼大會祭堂挽聯:
問公難解答,能撥亂反治,能除暴安良,何以南中留大憝。
舉世都昏淫,有鬻爵賣官,有貪贓枉法,已難泉下起斯人。

   1934
      1月12日,陳氏家屬透露,陳炯明擬葬新界元朗,但又有一部分人主張在家鄉安葬,所以仍未最終決定。
      8月27日,余杭章炳麟(章太炎)為陳炯明作墓志銘,題為“定威將軍陳君墓志銘”。
      9月22日,陳炯明逝世一周年紀念日,當日十點余鐘,其內部戚友及鄉人并致公黨等多人,齊集跑馬地毓秀街陳宅,舉行祭禮。祭畢,陳演生作報告,表示得到粵當局協助,擇定葬地在惠州西湖,并講述了與周醒南等數人到惠州西湖相度葬地的經過。初擇惠州西湖葬地有黃塘等處,并未最終確定。設立葬事籌備處,推陳演生等多人為董事。
       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陳濟棠通令各該管地方文武官員,必須保護陳炯明葬事順利進行。
       陳炯明舊部同僚發起募捐活動,徐傅霖寫了《徐傅霖為陳競存擇葬惠州西湖募捐啟》。
       10月27日,中央政府司法院長居正來函挽唁,并請列名參加陳炯明葬禮。

       1935
      1月19日,陳炯明葬地擇定惠州西湖紫薇山之原,并已購買該地。陳開庭邀集籌備處人員,商定本年四月三日(農歷三月初一日)為運柩回葬日期。并推:陳卓雄、馬育航等負責交際事務,張友仁、周醒南等負責工程事務,陳承寬、吳小銘等負責收支事務,鄧伯偉、陳演生等負責文牘事務。
      2月25日,鐘景棠、馬育航、鐘秀南、熊略、鄧伯偉 聯名致電 蔣介石:“陳競存即世,其長子奔喪,復以毀卒。倏忽逾年,乏資歸葬,權厝于香港東華義莊,擬運歸故鄉安葬。竊念競存一生廉儉,營葬同人等秉承遺志,一以簡約為歸。惟工程雖極從省,而葬費尚有待籌,其家屬擬以治喪余款數千元悉充葬費。同人等以其家中所余只有此數,其太夫人一息奄奄,其夫人經年臥病,幼子弱女,又須教養,勢不得不另行籌集。懇公矜裇為懷,慨予賻助。”
楊永泰3月16日呈蔣介石:“陳競存應否酌予賻助,請核示!”蔣介石批復“贈…三千元…喪葬之用”(…看不清,省略)
      2月27日,籌備處發出陳炯明歸葬惠州西湖紫薇山的通告,并在惠州西湖荔晴園設立招待所。
      3月28日,刊登陳炯明歸葬訃聞并一則啟事,講明歸葬具體流程及坐車等相關事宜。
牔儀收取處二:香港·承寬公司陳承寬先生;廣州·海豐旅省公會林曉東先生。
      4月1日,上午十時,在香港東華義莊舉行公祭,到祭者有徐傅霖、黃居素、陳演生、鐘秀南、金章及其他僚屬親戚世好五六百人,
十二時一刻公祭完畢。東華義莊用靈車將柩運送到油麻地碼頭,搭小輪渡海,轉運至尖沙咀廣九車站。扶柩送行的有親友、陳演生等僚屬及大中女校學生共百余人。
       到達廣九車站后,即將柩運入車廂內,這車廂是籌備處一早便租好的。
       本港警察當局,派出警探多人,到場保護,防止發生意外。
       當日,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陳濟棠,特派副官曾強到惠州,對葬事妥予料理。
前十九路軍參謀長黃強,廈門土地局長周醒南、廈門要港司令林國賡代表王宗世諸人,乘廣九午車離港先行赴惠籌備葬禮事宜。
       4月2日,靈柩由廣九慢車運到樟木頭,然后轉汽車到惠州。
    4月3日,農歷三月初一,廣東禁賭紀念日,陳炯明歸葬紫薇山。
       由省港前來參與葬禮的人們,乘廣九快車直達樟木頭,再由樟木頭轉惠樟公路汽車到達惠州西湖。樟惠公路是陳炯明提議修筑的,所以當天給予所有乘客免費乘坐。
        祭棚搭建在西湖邊上,由湖岸搭出湖中。棚外入門處搭有一牌樓,橫額是“魂兮歸來”,兩旁對聯是“湖山合埋骨,贏博共歸魂”,皆是黑白布匹。進入是祭堂,中間置長桌祭臺,臺上正中是陳炯明遺像。


▲陳炯明遺像 白町村親屬陳本祝提供

[size=18.6667px]    靈前陳三牲果品,左右伴有花籃花圈。陳炯明父子靈柩并列于像后(稍側是定夏像)。禮堂四周壁上,滿懸各界挽聯。
十二時正,開始舉行祭禮。省港兩方陸續到祭的約有三百人,均荷上“陳競存先生公葬紀念”襟章,齊集祭堂肅立致祭。

      祭者之中,有西南政委黃季陸,云南代表但懋辛,第三軍長李揚敬代表何家瑞,前廣東司法界名人徐傅霖等多名政界人士。
陳炯明的妻子因痛憶亡夫,身體時罹疾病,眼疾至今仍未痊愈,故沒有到惠治葬。
      主祭人陳啟輝主持祭禮:鳴奏哀樂;敬獻鮮花;頌讀誄文;行三鞠躬禮;默哀三分鐘;奏哀樂、鳴鞭炮;禮畢。
       祭禮行畢,便運柩到紫薇山安葬,眾人隨上。三時禮成,來賓分返省港。
       惠州,是陳炯明的故鄉(海豐舊屬惠州),也是陳炯明軍事力量的起聚之地。陳炯明鐘愛惠州,鐘愛西湖,1922年3月,陳炯明曾委任馬育航為修理西湖督辦,并為治理西湖發起募捐。與孫中山決裂后,陳炯明退隱西湖百花洲。
陳炯明之墓,在惠州紫薇山之原,前臨鱷湖(傳為蘇東坡命名),
    面朝西湖,向著百花洲。泗州塔(西湖景區內)、白鶴峰(橋東,近東江沙公園),皆歷歷在目。環西湖周邊,有葉少保墓(葉夢熊), 江孝通孝子墓,蘇東坡妾侍王朝云墓。陳炯明能歸葬于西湖之畔,也可謂擇得其所了。


       陳炯明的墓碑是章炳麟所題,為篆體字,曰:“陳競存先生墓”,旁署章炳麟題。


       陳炯明去世后,收到賻金挽聯眾多。
       陳總司令濟棠送賻金一千五百元,并允諾每月補助陳炯明的子女教育費一百五十元。
       軍事委員長蔣介石賻金三千元,行政院長汪精衛賻金五百元,段祺瑞賻金五百元。
       其他致送賻/挽者有陳立夫、陳漢光、陳伯南、陳維周、蔡騰輝、樊宗遲、黃任寰、黃植南、黃居素、黃紹雄、居正、林永謨(滬海軍司令)、林向今、林知淵、林國賡、林文慶、林虎、劉玉麟、李道軒、李海云。梁翰昭,羅禎符、馬君武、彭智芳、齊公恪、丘國珍、唐少川、翁桂清、翁照垣、徐桴、熊克武、葉肇、鐘榮光、鄒殿邦(廣州市總商會主席)及各軍政商學各團體等。
本港方面,有何東爵紳(何鴻燊的伯祖父)、何棣生(何東同母異父弟,李小龍母親養父)、鄧肈堅、岑伯銘、馬敘朝、黃茂林、陳達三、陳大球、陳承寬、僑港惠陽商會等。
         據治葬處的辦事員說,陳氏的墳墓,建筑費四萬余元,希望在可能范圍內,使其具相當規模,但目前所收到的助金還不多,將來能否依照圖則完成,還是一個問題。
▲陳競存先生墳塋平面布置圖(原始規劃圖)  圖源不詳

共收到挽聯兩千多幅,摘錄部分。
吳敬恒(字稚暉)
     一身外竟能無長物,青史流傳,足見英雄有價;
     十年前所索悔過書,黃泉送達,定邀師弟如初。
吳佩孚
      世諦本虛無,豈生不逢辰,憂患傷人竟至此;
      去來大乾凈,看家徒四壁,英雄本色有余哀。
尤   烈
   循吏傳直可編,禁賭禁煙,七里域中,萬古當留遺愛;
   黨人碑那堪讀,誰毀誰譽,百花洲上,千秋自有公評。
黃紹雄
      慷慨歷戎行,功罪他年付信史;
      蕭條歸旅櫬,英靈此日奠佳城。
徐傅霖
      生惠州,歸葬惠州,遺愛難忘,遠勝桐鄉朱邑;
      覆楚國,能興楚國,至死不變,再為公孫包胥。
張友仁
      為遼沈痛遺黎,為淞滬吊戰士,為贛邊哀流民,更來香海哭公,故國正黃花,還多灑一掬老淚。
      于光復見勛勞,于閩粵見政績,于禁賭見主義,未必英魂竟死,南通七百里,愧難慰卅年知己交情。
朱慶瀾
      于戲陳公,儉助恕成,風規高潔,丕著廉聲。
      摩仁漸義,必得其名,歸真返璞,極樂永生。
周善培(與鄧鏗有師生之誼)
   孝乃可為子,義乃可為夫,倫紀方墜,幾輩能如公篤。
  廉足以儆貪,勇足以儆懦, 是非未定,千秋必使人思。
后學女弟子 黃桂枝,萬玉蓮,馮杰儀,葉煥珍,梁桂馨,林巧芳,葉月紅,黃美珍,江月蓮, 方月英,曾莉芳,沈云清,陳玉梅,梁瓊英,方月瓊,姜信愛
      實現女子參政,樹立東亞先聲,革命具遠大眼光,拈絲愿繡平原相。
    首創華僑議員,不愧民國元老,至死呼共和口號,紀念應同三保公。
中國致公黨中央干事會,中央監核會
      是革命家,是政治家,是道德家,操慮危深,天不□遺,浩劫茫茫悲后死。
      為同志哭,為民族哭,為國家哭,公忠廉潔,世難儔匹,塵寰落落失先生。
黃三德
     為洪門再建功勛,是老友心期,豈料中途遽撒手。
     當民國初年時候,在佗城夜話,不堪往事溯從頭。
中國致公黨廣州灣支部同仁敬挽(筆者增補)
      中國失元勛共說生死關大節    千秋傳信史誰能成敗論英雄。
▲緬懷拜祭陳炯明 2018  攝影:凌霖


       在陳炯明去世后的三年之內,其母楊氏,妻子黃娥、幼子定炳,也相繼去世。
       1935年8月10日,陳炯明之母楊太夫人在港寓逝世。
      8月16日,運柩回海豐原籍安葬。由毓秀街至千諾道廣榮碼頭下輪,沿途殯儀單簡,一如寒素,沒有儀仗扎作,只有音樂一隊,花圈數十,送殯汽車卅余輛,送喪男女賓客三百余人,都是陳炯明的舊部友好及同鄉戚族,一路表示哀榮,甚為整肅。
所有喪費也多是戚友賻助。
      段祺瑞為陳母題墓碑。
      陳炯明妻子黃娥,逝世時間不詳,葬于陳炯明墓左側。

      陳炯明幼子定炳,逝世時間不詳,葬地不詳。

【資料錯誤】
“1934年歸葬”
       多年來,不少官方資料都寫著陳炯明1934年歸葬于惠州紫薇山,使得很多媒體也跟著寫,錯誤越傳越廣。
這個錯誤估計最開始來自康白石《陳炯明傳》引香港《循環報》的《陳炯明葬禮一瞥》一文,旁注一九三四年。
但查香港舊報紙,陳炯明歸葬惠州訃聞登在1935年3月,《陳炯明葬禮一瞥》也是在1935年4月4日被各大報紙發表,因此1934年是錯的。
“禁煙紀念日”
       在《陳炯明葬禮一瞥》一文中,記者寫道“原來咋日舊歷三月初一日,就是陳炯明當年下令『禁煙』的日子”。
查歷史資料,并無三月初一禁煙紀念日。
       三月初一倒曾是禁賭紀念日,1935年4月2日香港《工商日報》發表《陳炯明與賭》一文便已說明“三月朔日”是禁賭紀念日。
陳演生《陳競存先生年譜》也明確指出“農歷三月初一廣東禁賭紀念日”。
但有的媒體雖然把禁賭寫對了,卻說是1921年陳炯明主粵時的禁賭紀念日,這也是一個錯誤。
       三月初一的禁賭紀念日源于清宣統三年,時為咨議局議員的陳炯明是禁賭提案的大力支持者,是力促政府定期禁賭運動的領袖。
       1911年1月,新任總督張鳴岐到粵,在陳炯明等人的禁賭呼聲下,張鳴岐上奏定期禁賭,2月得到允準,并定三月朔日起大小賭博一律禁絕。張督 飭 各衙署局所于是日一律懸旗張燈以志官民共祛惡俗之盛舉。
       三月初一(新歷3月30日)當日,合省各界舉行禁賭紀念大巡游。陳炯明等人籌辦的《可報》也于這一天出版以為紀念。這便是三月初一禁賭紀念日的由來。
      陳炯明主粵期間的禁賭紀念又是何日呢?
       1920年,廣東省長兼粵軍總司令的陳炯明主持制定《廣東賭博治罪暫行章程》,最高刑罰為死刑。
并決定12月1日起“無論何項賭博,悉即禁絕”。
      陳炯明一生嫉賭如仇,無論財政任何拮據,皆不肯開賭籌餉,得到粵民的稱贊和擁戴。
【陳炯明的歲數】
       陳炯明生于1878年1月13日(農歷丁丑·一八七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卒于1933年9月22日(農歷癸酉·一九三三年八月初三)。
       按周歲計算,陳炯明逝世為55歲。
       按習俗以農歷按虛歲計算為57歲,因此在訃聞中寫的是“享年五十七歲”。
【陳母歲數】
       陳炯明逝世時,媒體報道陳母為八十三歲,這個歲數有疑問,因涉及陳母壽辰,留待《民國洋樓系列--陳炯明將軍府》再做討論。
另外還有一疑問,腸炎與腸熱是否一樣,桿菌能證明是何種?有了解的朋友可以說說。

陳炯明主題相關鏈接:

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去評價他(陳炯明),
盡可能地接近歷史事實。
(段云章·語,中山大學孫中山研究所教授)

參考資料:
      香港《華字日報》、《工商日報》、《工商晚報》、《天光報》
      陳演生《陳競存先生年譜》
      陳競存先生治喪處《陳公競存榮哀錄》
      陳定炎《陳炯明研究》
     康白石《陳炯明傳》
     唐不遇《煌煌生前事,寂寂身后名》
     本文資料參考以陳演生《陳競存先生年譜》及各媒體當時報道為主,其他資料為輔。
若有錯漏或疑問,歡迎提出、交流。
文 / 凌霖

(轉帖時段落略有調整并刪減圖片)

微信圖片_20200923092437.png (189.14 KB, 下載次數: 4)

微信圖片_20200923092437.png

樓主熱帖
[三唯論點] 雙節同慶賀家國 蓮花山下響鄉音
[三唯論點] 誠奉雙節喜氣 祝福海豐交警
[三唯論點] 致敬 偉大的人民英雄
[三唯論點] 開展聯防聯治 維護地方穩定
[三唯論點] 落實“六穩六保” 促進“五城聯創”
[三唯論點] 唱響傳統鄉音 祝福祖國繁榮昌盛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頂-加分頂-加分 踩-減分踩-減分 轉發到微博
0
2#狀元
發表于 2020-9-23 12:50:28 手機用戶 | 只看該作者
點擊進入微信
緬懷先烈
3#榜眼
發表于 2020-9-23 22:21:00 手機用戶 | 只看該作者
新浪官方微博
還原歷史,緬懷偉人!
4#探花
發表于 2020-9-25 09:38:18 手機用戶 | 只看該作者
含冤莫辯的陳炯明!
5#進士
發表于 2020-9-28 10:53:23 | 只看該作者
史料豐富多彩,行為感天動地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市民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如何开发网游赚钱 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 五分赛车超精准网页计划 哪个股票分析软件好用 东方6 1开奖规则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真准网 辽宁11选5杀号 内蒙古快3下载 赛车开奖结果 pc蛋蛋赔率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五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今日行情 期货配资 安徽快三一定牛 大乐透机选一注中巨奖 常山股份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