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開學”第一課

發布者: 像霧像雨又像風 | 發布時間: 2020-3-3 22:39| 查看數: 6594| 評論數: 0|帖子模式

原標題:特殊的“開學”第一課









“新晉主播”不好當。特殊的“開學”第一課背后,是教員們連續數日的精心準備和快速“轉身”。王宗怡、牛雨丞 攝


早上7:30,湖南長沙,朝陽照耀星城。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學院副教授韓韜關上書房門,等候在電腦前,開機、進入教學系統、調試設備,然后看著直播間里的學員頭像一個個點亮。


與此同時的千里之外,新疆阿克蘇,這里離日出還有兩個半小時。學員馬振江早早就從床上爬起,半個小時后,他要和隊里的同學一道,共同進入網絡教室,迎接教員的網上點名。


2月17日,是國防科技大學新學期網上開課的第一天,多個這樣的場景在網絡兩端、屏幕內外上演。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受疫情影響,這個初春師生們沒能像往常一樣在校園的教室見面,卻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共赴課堂之約。


一課聯南北


悠長的軍號響起,直播間里,學員們的表現讓韓韜有些不適應。在“信號與系統”課上,講完一個知識點,他問大家:“這部分大家覺得怎么樣?能聽懂嗎?”回應他的不再是學員們肯定的眼神和點頭答應,而是彈幕上飄過的一串串“666”“奧利給”,這讓一直覺得自己還算年輕的韓韜不禁一陣目瞪口呆。不過沒過幾堂課,他就逼著自己進入到“新晉主播”的狀態:“剛才這道題,選A的同學來扣個1。”


同樣“硬核”的,還有該校智能科學學院教授肖定邦。為了準備“微機電系統與納米技術”課程,他在家里的陽臺上開辟了“VIP專區”,不大的桌子上,放置了兩臺筆記本電腦、一臺平板電腦和一部手機,光從設備就能看出這位“主播”的專業程度。“陽臺上網絡信號更好,兩臺電腦一臺放PPT,一臺用來點名和作為其他教學平臺備用,平板電腦可以及時看微信群里學員提交的作業,手機用來打電話處理教學中遇到的緊急事情。”


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一張無形的網絡,將天南地北的師生緊緊地聯在一起。僅開課第一天,國防科技大學就有95門非涉密課、134個非涉密網絡教學班通過多個教學平臺展開教學,4000余名學生參與上課。


對于教員而言,上課,是師者的責任。為了這份責任,教員們使出渾身解數,在辦公室、書房、陽臺、餐桌等不像課堂的地方開堂授課,搭建起一個個直播平臺。這些“新晉主播”們,也許架設的網絡教學環境不一定專業,但授課態度絕對端正、課程標準絕對一流。


對于學員們來說,上網課,似乎是一件“很潮”的事情。8點上課,家住黑龍江黑河市的學員沈鵬7點不到就盤坐在火炕上打開電腦,早早地候在了直播間,他想要提前看個新鮮。湖北疫區的王卓之剛進直播間,老師和同學們的私信就一個接著一個地向他“砸”來:“怎么樣?”“可別出門啊!”不斷滾動的信息讓他眼眶發熱。而對于“00后”學員龐博來說,上課時他尚且還能“hold”住一些,一邊認真聽講一邊做著筆記,時不時按照教員的要求在彈幕里進行課程反饋;一旦到了課間,立馬就“飄”了:“來刷波大火箭”“彈幕附體”“前方高能”,屏幕上飄過的一條條彈幕仿佛在表明,沒有了教員近在咫尺的“威壓感”,網上的他感覺“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


一個年代有一個年代的表達。對此,肖定邦有著別樣的理解:“發彈幕,是年輕人特有的表達方式,這樣既能得到課間的放松,也有利于疫情之下的心理調適,只要不影響學習質量,我們不會過多干涉。”為了盡快“吸粉引流”,上完課后的他在朋友圈發了兩張網課的截圖,還不忘“自黑”一波:“做個主播不容易,把電腦墊高了10厘米,也沒拍到發際線。”


一群夜貓子


2月17日凌晨2:50,離正式開課還有5個多小時,該校電子對抗學院教務參謀高頎偉在網絡教學運行群里發了一條消息:“各位教員,我已經盡量將看見的問題調整完畢,請大家早上再次核對一下自己的班級是否有問題。”


本以為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得到反饋,不承想,群里的消息一條接著一條地蹦了出來。冷不丁,有人冒出一句:“都是夜貓子!”


一堂網課,看似輕松。課堂兩端,仿佛只有教員和學員,但為了“如期開課”這4個字,學校的教職員工已緊張地忙碌了半個寒假。


這種緊張感,從該校教務處處長雍成綱辦公桌上的一份工作清單中就能感知一二:大年初三,制定學校網絡教學應急方案;開課前半個月,學校常委會專題研究;開課前一周,完成數據導入和教學設備配發;開課前三天,完成所有網絡課程的試講驗收……


一邊是嚴峻的疫情,一邊是不斷倒逼的開課時間,所有人都像上緊的發條,不約而同地開足了馬力。


深夜的臺燈下,高頎偉轉了轉脖子,望著后臺近8000條數據,長吁了一口氣。不到兩天的時間里,他和教學平臺上演了無數次崩潰調整、再崩潰再調整的“相愛相殺”,最終將所有的教員、課程、教學班和學員信息相互關聯。“我快要被平臺搞瘋了,我估計,平臺也快被我搞瘋了。”


一臺電腦、一塊白板、一本教材。鏡頭前,電子對抗學院副教授楊國正拿著教材進行講解,像極了“只要998,立馬拿回家”的電視導購。


為了給大家“打個樣”,楊國正主動請纓上一堂示范課,領導和專家督導組成員輪番上陣,他們盡最大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硬是把網課中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過了一遍。教員牛朝陽也幾乎找遍了所有能用的教學平臺,一個個地試用,一個個地篩選,最后確定的方案為后來團隊的教學實施提供了最優解。


“為了上好網課,全校上下都動了起來。”雍成綱說,從教學平臺的擴容協調到教學設備的保障配備,從網上教學的業務培訓到各門課程的試講驗收,從課程內容的保密審查到課程質量的聽課督導,從各類信息的系統錄入到各門課表的分發通知……開課前的每一項工作,都像是一場硬仗。“欣慰的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從開課的情況來看,我們的答卷還算不錯。”


一切在變好


“上個學期末,我們還到學員隊了解大家喜歡什么學習平臺,本來是想為課程建設做準備,沒想到這下正巧趕上了。”韓韜告訴記者,早在2016年,他所在的教學團隊,就開始著手準備信息化教學建設。三年多來,這門“信號與系統”已經實現教材、視頻、仿真、測試、管理等各個環節的整體網絡化,并獲得國家級精品資源共享課。“這次網絡教學對我們不太像是考驗,更像是對平日工作的一次檢驗。”


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面對不期而至的網絡教學,無論是教學平臺建設方還是教學管理者,包括教學一線的教員和學員們,并不是所有人都準備得那么充分。


一說到教學平臺,每個教學管理工作者都有一肚子苦水。“每次上線都有‘驚喜’,在用戶量猛增的情況下,平臺服務器響應速度明顯下降,數據維護工作顯得尤為艱難,一會兒這里數據丟失,一會兒那里更新不成功。”電子科學學院教學助理邵恒已記不清自己究竟熬了多少夜、抓狂了多少次。


第一次上課,牛朝陽就趕上了平臺的大面積堵車。“平臺被迫實施了限流,很難登上去。幸好我們提前準備了預案,及時地轉移了平臺,才把課上了下去。”


接受一件新鮮的事物,大都需要磨合,陣痛總是難免的。但新事物也總會在磨合中順暢,在陣痛中生長。


隨著教學的不斷推進,教員們逐漸熟悉了各類平臺的特點,也習慣在A計劃之外,再備份B計劃、C計劃,甚至D計劃。不知不覺間,網課的優勢也在一點點顯現。


在學員的強烈要求下,韓韜最終選擇了在B站備份直播,上午的課程剛一結束,他就將視頻分段剪輯,趕在下午上傳網絡。“那些在湖北疫區的學員,哪怕因為直播時網絡太卡影響了聽課質量,下午也能在網站上看到錄播的視頻,這樣就不會影響下一次課的進度了。”


“雖然跟平時授課相比,少了一些眼神和肢體上的互動,但通過網上教學,每個學員發言的機會反而更多了,教員對課堂的掌控其實比以前更量化、更全面。”幾堂課下來,肖定邦感覺到自己的腦袋里仿佛又被打開了一扇“天窗”,“以后學生返校后,我們還是會配合采取這種教學模式的。”


下午4:10,肖定邦結束了一天的授課,初春的暖陽透過陽臺灑在他的“主播機位”上。


“一切都在慢慢變好。”肖定邦合上電腦,望向窗外。


來源:解放軍網
留言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市民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最新評論:(0)
資訊推薦
熱點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如何开发网游赚钱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单机麻将大全集 七乐彩计划 黑龙江22选5中奖号码 捕鱼大师官网注册 大唐河北麻将下载 三d开奖结果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安徽快3app在哪里下载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一 大嘴刨幺手机版官方下载 辉煌配资 甘肃十一造五一定牛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单机捕鱼达人 国际棋牌下载送彩金